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9第七章·旧人旧事,旧影旧梦
    池乔期一直觉得,一个人离开某个地方,无论多少年,再回来,总会有熟悉的地方在等着。

     不像人,变了,就是变了。

     哪怕只是微细的改变,却已经不再熟悉了。

     回来的这几天,北京一直在下雨。

     淅淅沥沥,断断续续。

     池乔期一直呆在屋里,窗也不开,丝毫的雨气都进不来。

     似乎跟外面隔绝了光景。

     唯一一次出门,便是在这个无所事事的下午。

     撑一把伞,找一家僻静的古着店,认认真真的研究着每一个细节。

     走之前,颜茶曾经跟她提过需要几件考究的古着裙,说是托巴黎和东京的朋友留意了许久,满意的却寥寥。

     池乔期知道颜茶的眼光高,却也知道,有时候,衣服跟人一样,总是需要缘分的。

     而缘分,一向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就像手里的这件礼裙。

     可拆卸的蕾丝双尖领,彩金包白珍珠的领扣,及腰的纱制长裙,千颗黑珍珠拼接的腰身。

     仅仅一件单独的衣服,还没着身,便已经有了无法比拟的气场。

     像一位尊贵之极的女神,俯览众生。

     惊艳而奢华。

     问了价钱,倒也在池乔期的预料之内。

     古着的孤品,用料也是百般斟酌和细致讲究。

     会留到现在,大概也是因为价钱。

     倒让颜茶那家伙捡了个大便宜。

     付账的时候,池乔期稍微遇到些麻烦。

     店里刷不了卡,而她也没带那么多现金出门。

     衣服已经打好专业的包装,再拆开来费工夫不说,也着实太对不住这一番精细到连每颗珍珠都固定好的心思。

     店主是个纯净的姑娘,丝毫不在意池乔期究竟是差了多少,直称让她先拿走,等哪天有时间把剩下的钱送过来就好。

     池乔期的确舍不下这件衣服,却也确实觉得就这么拿走不太合适。

     犹豫的空当里,忽然听见这之外的声音,“还差多少,我来付吧。”

     池乔期抬眼。

     似曾相识的脸,表情却熟悉到亲切。

     仅仅几秒钟的瞬间,池乔期却恍惚觉得过了千年。

     那是一张自从五岁那年分开,就再也没有见过的脸。

     却在此刻,分外清楚。

     这是一家朴素的咖啡店,离古着店不远,甚至,来不及把伞撑开,就已经到了。

     人不多,咖啡跟西点上的也并不快。

     味道却好的离奇。

     配上店长推荐的抹茶慕斯,果真品的出下午茶的味道来。

     对面的宋词笑的眼睛弯弯的,“小七,我想尝一口你的慕斯。”

     好像是熟识至深的闺蜜。

     一起长大,一起分享。

     相对于宋词微笑的真挚的脸,池乔期只觉得愧疚。

     那年,她被池锦原跟乔朵带走,宋词被留下在孤儿院里。

     池乔期那时还小,记忆已有些残缺和散淡。

     可那时候,宋词一直盯着车子走远的眼神,却像一个烙印般,真切的烙在了池乔期的记忆里。

     那样的淡漠和冰凉。

     让那时连情绪都不太懂得的池乔期,都觉得心寒。

     或许是池乔期的歉疚太过明显,又或许是宋词恰到好处的七巧玲珑。闲聊般的话语,不带任何的刻意,轻而易举的破了池乔期所有的负面情绪。

     “其实,那天你们走后,乔阿姨回来看过我。”

     池乔期抬头,疑惑顿生。

     这是乔朵和池锦原从来没跟她透露过的细节,无论什么时间。

     或许,是来不及。

     “她托一个朋友领走了我。”宋词轻轻的抚摸着杯沿,嘴角平和的翘着,“是位非常非常出色的旅美舞蹈家,人很漂亮,舞跳的尤其美。她教会我很多东西,然后,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一个可以跟世界对话的舞台。”

     池乔期不知道乔朵曾做了这么多在她现在看来仍旧觉得不可思议的事。

     一直印象中的乔朵,怎么说呢,不至于太大大咧咧,但也绝不是这样的温柔细腻。

     池乔期一直觉得她是个很矛盾的人。

     比如,她训池乔期时总爱板着脸,板着板着自己又忍不住乐。

     再比如,她话很多,但从不对池乔期说她为池乔期做过什么。

     或许,池乔期本身也是个矛盾的人。

     比如,她明知道自己不是乔朵亲生,却当每次看到“妈妈”这个词语的时候,从不会想起别人。

     再比如,她内心里很少有想要主动亲近的什么人,但之于乔朵,确确实实是个例外。

     “她跟池叔叔现在在国内么?”稍稍顿了一下,宋词冲着池乔期微微的笑道,“上次见他们还是许多年前,总想着说如果有时间一定要回来看看他们,结果从那之后总是有各种各样的事情出现,就一直耽搁到现在。”

     或许是抹茶的后反劲,池乔期突然觉得嘴里有些淡淡的苦。

     对面的宋词表情期许,像在等一个美到不行的答案。

     好像是瞬间的失语,池乔期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话在唇边游荡了好久,池乔期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六年前的一次爆炸,他们跟七十四名研究员一起,葬在圣彼得堡。”

     那是池乔期此生的岁月中,最不想去回忆的片段。

     却是她一生,都不可能淡忘的。

     她还记得杜落微吩咐她去订餐馆时,那一脸欢愉的微笑,“别听你妈的馊主意,宰人哪有去吃印度菜的,要订就去订菲艾里加路的那家法国餐厅,传说中一份单人份的海胆柠檬冻就要两千多卢布,这才叫真正的宰人哪。”

     那家法国餐厅不接受电话预定,于是,空闲的池乔期被理所当然的派去定位子。

     菲艾里加路离威里安那实验室坐车需要足足一个半钟头的功夫,池乔期颇受路途折腾之苦,谁知这家餐厅的预定却已经需要排到两周后。

     不过,池乔期的运气似乎足够的好,听完池乔期语无伦次的讲述,有着两撇小胡子的店主狡黠的笑笑,“小姑娘,我可以为你破个例。”

     像是有什么人在帮忙这一切一样,所有的这些都顺利的不像话。

     只是,每一次美好的背后,都藏着让人猝不及防的失望。

     就像那天下午之后。

     她所有可以相信的,全都一点点的消失掉。

     丁点不留。

     天色渐渐的暗下来,店里的灯一盏接着一盏的亮起来,晕黄晕黄的气息弥漫开,整个店像是坠入了一个浓郁的梦境。

     池乔期跟宋词这桌是一盏玫瑰图案的琉璃灯,灯光透过色彩斑斓的灯罩落在白色的咖啡杯上,幽幽的染了颜色。

     “我一直以为,乔阿姨那天没有领我走,是知道了我原本脏到可耻的家庭背景。”宋词的手停在质感分明的灯罩上,眉眼低垂,缓缓的出声,“于是,有一次见面,我问乔阿姨喜不喜欢我,她说当然喜欢。然后我又问,那为什么当年,会选择领着你离开。你知道她是怎么回答我的么?”

     池乔期没说话。

     但是她知道,那个答案,一定是她现在,承受不住的。

     宋词看着池乔期很久,语气中交集了百感,有些喟叹的意味,“她说,‘宋词,你是个讨人喜欢的乖孩子,随便落在谁家都能是幸福的。可池乔期不一样,她只能落在一个时刻充满着关爱的家庭里。我不能保证下一个来的人一定会对她很好,所以,我只能选择来当这个人。’”

     说完这些,宋词轻叹一声,伸手去抚上池乔期的,“小七,你有一位好妈妈。”

     那天晚上,宋词世界巡回演出的第一场在她出生的国家拉开了序幕。

     结束的时候,宋词站在舞台中间,面对着无数转播的机器和座无虚席的观众席,在一片接着一片连绵不绝的掌声中,语气诚挚的深鞠一躬,“感谢我的妈妈。”

     这一句话,全场数千人中,唯有池乔期读懂。

     第二天的报纸上,满是大篇关于宋词的报道,其中的一句描述说,宋词跟团队的人进行慎重的沟通和研究,决定把全球巡演的第二站由纽约改为圣彼得堡。

     至于原因,报纸引用了宋词的原话,“我有些很重要的东西,丢在了那里。”

     看到这句话,池乔期的眼睛,突然湿润。

     宋词走之前曾经给池乔期打过一个电话,不算很安静的环境里,宋词的声音却异常的清晰,她说,“小七,我七岁那年,我的父亲连同他的妻子一起,合谋杀害了我的母亲,一个他口口声声的说爱着,然后为了他甘愿放弃一切的女人。而我,因为去上芭蕾课,堪堪躲过一劫。母亲下葬后,处理这个案件的警察当着我的面,拨通了我所有舅舅姨妈的电话,结果他们所有人的回答都像是商量好了一样,不仅不承认知道有我这么一个人的存在,甚至连我母亲的身份也一并否决。我一字都没漏的听完了整个电话,然后,自己要求要到孤儿院去。也幸好是那时的坚持和执拗,我才如此卑微的活下来,然后幸运的遇见乔阿姨,最终成长为现在的宋词。”

     这是池乔期不曾想到过的故事。

     哪怕这其中,她曾经参与过,她都没有想到过这背后的所有。

     或许,那一刻,池乔期能明白宋词之所以会把这个故事讲给她听的原因。

     正如宋词电话中的最后一句话,她说,“小七,你一定要坚强的幸福起来。”

     这是一种暗示和鼓励。

     就好像一句暗号,只有当事的两个人懂。

     但是,足够了。

     周六。

     简言左按照约定,亲自开车来接池乔期。

     从上车到下车,并没有对话,却不再有之前不愉快的丝毫痕迹。

     或许是长大了,比起之前吵架过后就能让大人们轻易发现的情绪,现在明显淡了很多。

     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情绪相一致的默契。

     仍旧是冯妈立在门前等,见简言左陪了池乔期来,倒也没表现出任何的惊讶,很是自然的问道,“您是在大厅坐着喝杯茶,还是一同进去陪陪先生?”

     简言左微微侧脸,“一起吧。”

     简老爷子年轻时候在热带那片湿热的地区呆了很长时间,膝盖落下了不轻的风湿,年轻的时候不懂得治,现在老了的确是有些受罪的。

     但老爷子性子倔,信不过那些西药和偏方,却对针灸坚信不疑,所以简家的每任家庭医生都使得一手好针。

     当然,池乔期也不例外。

     池乔期的行针技术是刚学医的时候跟一位有名的老中医学的,上手很快,下针也是干净利索,教她的老师直夸她有慧根。

     当时学的不深,但也足够用了。

     不过这门手艺倒是一直没落下,后来跟了叶策学医,叶策还专门安排她到朋友的诊所去做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兼职针灸师,期间学练结合,倒也算悟出来了。

     针是简家备的,整齐的一小排,各种长度。迎着窗口阳光来的方向放着,幽幽的泛着光亮。

     针的右边摆着温灸盒跟艾条,左边放着盏已经点燃的酒精灯,摆的顺手之极。

     简老爷子双腿朝凳上稳稳的放好,冲着简言左开腔,“言左,来陪我下几盘。”

     轻微的烟在池乔期手边升腾,艾香独特的味道悠然的飘散开来。

     那边,黑白棋局已经铺开,暗自角力。

     截然不同的两种境界,却莫名的和谐。

     四个穴位灸完,棋局仍没有结束,黑白两棋仍旧相互缠斗着,分不出胜负。

     池乔期归置了东西,跟冯妈一起走了出来。

     冯妈倒了杯清茶递给池乔期,“池小姐辛苦了。”

     “不辛苦。”池乔期笑笑,“先生这样配合的我还是第一回遇到,比起之前那些还没进针就开始紧张的病人,过程要顺利太多了。”

     冯妈清着温灸盒里的灰,冲着池乔期善意的笑着,“今天是有小少爷陪着,先生心里高兴,往常行针,先生总是要皱眉的。”

     池乔期忽然好奇,“他平时不经常来么?”

     “您说小少爷哪?”冯妈把东西重新归好,重新坐到池乔期旁边,“他不算太经常过来,来也总是一盘棋的工夫,下完就走。”

     这样啊。

     池乔期点头,好像上次也差不多,一盘棋下完,话都没说几句。

     “小少爷性子冷清。”冯妈微笑的看着池乔期,“但心总是念着先生的。”

     冯妈的话音刚落,屋里的棋局似乎结束了,桌椅微响,便见简言左走了出来,面色平和,什么情绪也看不出。

     几步走到跟前,冲着池乔期稍稍扬了下头,“走吧。”

     仅仅一句话,倒真把冯妈说的冷清演绎到了极致。

     简老爷子住的地方有些偏,池乔期如此认路的人都觉得有些难找。却只见着简言左如开外挂般顺畅的驶出小道,拐上大路,最终直奔高速入口。

     池乔期这才觉得不对劲,“去哪?”

     “回家。”简言左开着车,语气云淡风轻。

     撒谎眼睛都不眨。

     池乔期闷声的把头转向窗外,真是多年不变的臭毛病。

     这个家足足回了近六个小时,池乔期翻来覆去的睡了两觉,再睁眼,车似乎已经停了好久。

     车钥匙仍留在车里,暖风也还在幽幽的吹着,人却没在车里。

     池乔期微微倾身,不用找便看到正靠在一旁树上抽烟的简言左。大约是开车太久有些累了,他的脸上微微有些倦容,眉眼亦是稍稍的低垂着,眼上的褶皱越发的深。大约只是为了提神,他的烟抽的并不凶,三只手指轻捏着,深呼吸般的吸一口,再缓缓的离开些,再过半晌,烟燃掉一截,手再下意识的靠拢回嘴边。

     这一刻,池乔期不用看也知道,此刻,简言左的眼睛里,一定满满的装着事情。

     满满的,但一定不会溢出来。

     池乔期靠在座椅里停了一阵,余光扫到简言左在外套口袋里掏烟盒的动作,轻咳了一声,轻缓的扳开了车门。

     低头抬眼间,简言左的手已然换了方向。见她抬头,隔空扔了串钥匙给她。

     他扔的力度不大,方向却拿捏的相当好,池乔期不用挪动便接的极准。

     摊在手里一看,后知后觉的抬头。

     顿时呆在原地。

     简言左果真没有骗她。

     这的的确确,是她的家。

     作者有话要说:你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朋友,或许你们分开很久。

     但是再见,却依旧那样的自然。

     而且,你们之于对方,依然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