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2第十章·各自为安,永久唯一
    周一,香港,简氏大楼的地下停车场。

     许莫的车刚停稳在车位上,就看见旁边车的车窗下降,然后露出一张笑意浮翩脸来,“许特助,早。”

     “肖总监早。”许莫打过招呼,提着三两个文件袋下车,恰好跟肖随统一步调的站在电梯前。

     “脸色不太好。”肖随按下键,转脸来问许莫。“澳洲天气还顺心吧?”

     十足的肖随式作风,幸灾乐祸的明显。

     许莫步入电梯,同时按下十四楼和三十九楼,语气自然,“托肖总监的福,总算赶上晴天。”

     “Oh, no no no no,我跟你一起上去,找简Sir谈点事。”肖随再摁一次,取消了十四楼的预约,“刚回来就工作,许特助还真是称职。”

     许莫在肖随的话里捕捉到一丝重要的信息,随即问道,“简先生已经在公司了?”

     肖随倒是被许莫一脸不可置信弄到莫名,“为什么不在?公司在亚太刚铺了四条销售渠道,这么重要的时刻怎么能少了他。”

     许莫蓦然沉默。

     肖随皱着眉思索半晌,终于读懂许莫的沉默,有些试探的问道,“你这次去澳洲,是不是探到什么风声?”

     “没有。”许莫矢口否认,眼见着电梯上滚动的数字定格在三十九,一只脚迈出去准备出电梯。

     电光火石之间,肖随突然撤身挡住电梯口,伸手长按着关门按钮,成功的把许莫挡在了电梯里面,“honey莫,你不乖哦。”

     许莫一向平淡的性子终于被肖随戳到痛处,“都说了多少遍了,叫我许特助、许助理甚至直接叫我许莫都可以,刚刚的称呼不适合我们之间的关系。”

     “为什么不可以,honey莫,darling莫,sweet莫?”肖随越发的微笑至深,“谁叫你不诚实。”

     肖随一如既往的在言语上取胜,许莫终于选择沉默,稍微缓和了一下情绪,等待肖随的些许退让。

     “你有简家小青梅的消息了?”肖随随意询问的语气,却越发的逼近事实,“或者,你已经找到她了?”

     许莫仍旧不说话,就这么直视着肖随,整张脸绷的很紧。

     许久,见肖随仍没有要让步的意思,许莫终于冷清的出声,“肖总监,八卦也有个极限,简先生最不喜别人触碰他的*,我想你也是知道的。”

     一句话,带出的情绪让肖随明显的察觉到了冷意。

     “好吧。”肖随耸肩,终于把关门键放开,“在你眼里,我的关心就是八卦,亲近就是扭曲,痛苦就是假装。但是,你不要忘记一个事实,我跟简言左并肩战斗了近十年,而小青梅失踪的那天,我们同在香港,同飞的圣彼得堡。”

     电梯门无声的滑开,肖随闪到一旁,冲着许莫无声的做出了“请”的手势。

     脸上依然笑意连连,丁点儿情绪起伏都没有。

     许莫紧紧的攥了攥拳头,最终松开。

     手指再次触到关门键,然后缓缓的转过身来。

     “我没有确切的消息指明是池小姐,但是有两点,第一,简老先生几天前新换了家庭医生,原本是应该我去接,但是很遗憾,天气的原因,我们错过了。我跟简先生通电话时,他的情绪,有些不易觉察的低落。”许莫看着肖随,言语平和,“第二点,简池两家的老房子一直是我这边在找人打理,昨天晚上我接到电话说,池家老房子的水电表走动有些异常,不像是漏电走水的那种异常,反而更像……”

     “有人在用。”肖随自然之极的把话接过来,“所以确实是简家小青梅回来了?”

     “下最终结论还为时过早。”许莫的脸一直平静,微微的抿起嘴来,“我的意思还是再确认一下。毕竟,我们曾经像这样的接近,不止这一次。”

     说完这些,许莫松开手指。随着电梯门的缓缓滑开,率先一步迈出去。

     走了几步,脚步微顿,迟疑了一下,最终转身,“刚刚,对不住。”

     肖随没说话,脸上的表情依然平静如斯。

     许莫也没等肖随的回答,话说完,停一下,再次转身,毫不停顿的走远。

     似乎就在许莫转身的瞬间,一抹笑,慢慢的漫上肖随的嘴角。

     最终,笑到眼角微翘。

     许莫跟肖随前后错开着经过秘书台,许莫把手里其中一份文件袋放台面,吩咐当班的尹秘书,“里面的这些,按照标注发到各个总监手里。”

     “好的。”尹秘书点头,把文件袋里的内容一一确认过,“简先生让您一来就进去。”

     许莫补签了几个字,签字的空当里问道,“先生几点来公司的?”

     “七点多一点。”尹秘书冲着许莫咧了咧嘴,暗暗的压低了声音,“来到就把各总监召集起来开了紧急会议。”

     许莫点点头表示了解,字签完,朝着旁边在等他的肖随问道,“你手机今天什么时候开的机?”

     “老规矩,八点。”肖随一脸苦相,“所以不用你提醒我也知道,一会儿一定有人被派去南美做考察,而这个人,很有可能会是我。”

     “你的先见性一向准确。”许莫扬眉表示赞同,难得的浮现出一丝幸灾乐祸来,“南美洲现在的景色一定比澳洲要好的多。”

     许莫跟肖随进门时,简言左并没有在工作。

     背对着门,独自站在玻璃窗前,觉察不出任何外露的情绪。

     听见敲门声,顿了一下,转过身来,冲着许莫出声,“辛苦了。”

     “不会。”许莫稍稍摇头,走上前去,把手里一直拿着的文件袋递给简言左,“这是Lean教授的一位朋友托我交给您的。”

     文件袋里的东西不怎么多,但内容似乎很杂,长长短短的纸张,各种底色。

     简言左看的并不快,一张接着一张的翻过,脸色越来越暗,却一直在沉默着。

     许莫跟肖随不由自主的交换了一下眼神,明显的疑虑。

     这明显区别于他以往看文件时的神色,微微皱起的眉,紧紧抿着的唇,还有攥着纸张的有些僵直的手指,都是不算太好的征兆。

     纸张翻动的声响停在最后一页许久,简言左终于看完,重新把这一切装回原来的纸袋里,拉开抽屉放进去,稍作停顿,再关上时刚刚还有些黯沉的神色已经缓和了不少。

     抬眼示意许莫,“去整理一下,半个小时以后停车场等我。”

     许莫领命而去,转身的时候朝着肖随暗暗的做了一个祝愿的手势。

     肖随非常浮夸的颔首表示感谢,眼睛余光扫到简言左瞥过来的眼神,索性直接坦言,“这回要把我流放到哪儿去,南美还是北非?”

     “都不是。”简言左也没有准备铺垫或者转弯抹角的意思,直接的坦言,“纽约。”

     “哇喔,好地方。”肖随尖锐的吹了声口哨,眯着眼睛打量简言左,“你不要企图贿赂我,我喜欢的人,永远只有那么一个。”

     这是肖随跟简言左固有的玩笑方式,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现在,他们两个人真正的说笑屈指可数,真正算起来,这种只沾皮毛的打趣占了大多数。

     只是这一次,效果却远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好。

     “小叔叔那里,烂摊子一堆。”简言左丝毫的笑意都没,表情认真到让肖随陌生,“我不方便出面,虽然你的身份也不合适。但是,你也知道,只要是这边的人,谁都不合适。”

     简言左的话没有讲的很透彻,肖随却反常的没有继续追究。

     同学外加共事了这么多年,这是他们间难得的默契。

     “好吧,反正帮他擦屁股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也不在乎再多这一次。”肖随用大拇指扫了下眉峰,一脸不耐,“等你坐上主位,记得第一个削他的藩。”

     简言左微微的点头,不知是认可还是答应,“但愿。”

     相较于香港晴朗的天气,北京在下过几场不小的雨后,终于转晴。

     长达半个月不间断的清洗,似乎连空气都好了很多。

     适合逛街,适合游玩,更适合出行。

     恰好,池乔期的出行,便是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天气里。

     而她的下一站,是第五大道。

     对于这次的造访,池乔期事前一点风声也没漏。

     舒舒服服的在香港做了一次中转,自己安排路程的玩儿了一圈,吃饱喝足,顺便给颜茶带了礼物。

     比起上次的狼狈,无论是心情还是外表,都截然不同的完全。

     一身轻松的从肯尼迪机场出来,打车到第五大道最北,下车后一路欢快的步行。

     这一刻,因为轻松,心情好到极点。

     池乔期喜欢纽约的夜多过白天,在她的印象里,纽约的夜,有种狂欢的味道。

     各色颜色的灯光,各个风格的店铺,各种表情的路人;高低不一的招牌,大小不一的橱窗,快慢不一的步伐。

     总是感觉被赋予着特别的张力。

     颜茶的店依旧是前一次来时的装潢,白色大理石堆砌的外墙,明亮而清晰的展示窗,黑色实木的窗门框,缀着两盏五彩琉璃壁灯。

     安静而低调。

     展示窗里,两件小礼服安静的在灯光里柔柔的浮着颜色,内敛而奢华。

     背景墙上错落的挂满了金色相框,相框里,是一张张手绘的设计图。

     每一张细致的线条里,都曾经或者正在装载着一个美好而圆满的梦。

     池乔期在展示窗前站了好久,像一个做梦的女孩儿,心怀企盼。

     最后站到脚踝微酸,池乔期侧身,缓缓的推门进去。

     店里的地板是铺的东非黑黄檀,鞋跟扣在上面,声响很是清脆。

     不知道是池乔期的错觉还是什么,总觉得颜茶手底下每家店的地板都是一样的纹路。

     颜茶也的确是这样,喜欢在一些细节上格外的坚持。

     执拗而坚定。

     三阶台阶,池乔期低头步上,刚抬头就听见颜茶的尖叫。

     听这叫声里的语调,似乎高兴多过于惊讶。

     总算对得起池乔期一番远道而来的心意。

     颜茶店里的每一个姑娘都有着一手好手艺,煮咖啡、做点心、叠绢花。颜茶形容说,每次在店里的时光,总像是周末在家,悠闲自在还伴着现场版的欢声笑语。

     繁华的第五大道上,却能感受的到小镇勒德罗的悠闲,未尝不是一种美好。

     现在已经不是最悠闲的下午茶时间,颜茶跟那帮可爱的姑娘们仍是变出了木瓜西米露和巧克力裂纹饼干来招待池乔期。

     速度快的让池乔期不禁怀疑起,颜茶服装店的后身,是一家汇集各类的西点厨房。

     这么跟颜茶说起的时候,颜茶一脸无奈,“没办法,不足总是要用长处去补的。”

     “不足?”池乔期讶异,几乎是下意识的反问,“哪里?”

     颜茶长叹,久久的看着池乔期,眼神可怜的晶亮。

     “我们池设计师出图的速度呀。”

     巴黎,东京,纽约。

     颜茶的店似乎总是有着绝好的地理优势。

     香榭丽舍大街的Color 191是颜茶最早的经营,Multi-BrandShops,囊括了很多优秀设计师的独家。

     东京银座的Old Wind专卖古着,各式各样的孤品,从衣服到首饰再到包和鞋子,延续着一种复古的优雅。

     而开在第五大道的Mr.W似乎运气颇好,四年前开起来,从装修到营业一共也没花多长时间,却一举成为第五大道上知名的高级成衣店。

     颜茶从不否认她投入进Mr.W的精力,也却从不张扬。

     就像这家店本身一样,内敛低调,却暗自华丽。

     有人曾经跟颜茶笑言,Mr.W就像是一个俯览众生的神,抓攥着很多女人心中最深的梦,而能实现的,总是少数。而越是这样,就越让人,心生企盼。

     虽是笑言,却句句现实。

     Mr.W每季推出十款设计稿,每款标定二十一件的限量。

     专门的供货渠道,专业的制衣工厂,二十年工龄以上的资深裁缝,万分注重细节的深加工。

     每一点,都让Mr.W焕发着独有的光彩。

     这的确是Mr.W最深的魔力。

     而魔力的最中心,是一年四款高端纯手工定制。

     一稿一衣,独一无二。

     上乘的专供原料、微妙的细节设计、复杂的手工工艺、独特的灵魂畅想。

     总能触及的到女孩心中那抹最深最曾经的*。

     就像Mr.W一直对外宣称的理念一样,Every girl needs a small dress.

     就像一句魔咒,引得懂得的人为之倾倒。

     第五大道的每家店都有着一个赖以生存的筹码,最特殊,最独立,就好像是灵魂。

     而Mr.W的灵魂,是池乔期。

     这一点,是颜茶无论是在言语还是内心都坚定并且会一直坚定的认为下去的想法。

     也是池乔期和颜茶,最初的约定。

     无论店面怎么装修,顾客群怎样改变,甚至店址如何变更。

     Mr.W永久且唯一设计师的位置,永远不变。

     作者有话要说:这就是简先生错过池小姐的六年中,她自己绽放的一小部分。

     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人跟我一样,曾经错过了许多事情。

     这些事情可能不会很大,但足够让我们有些许的遗憾。

     比如,没能好好的跟闺蜜好好的享受一场电影。

     再比如,没能跟暗恋的人认认真真的说一句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