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4第二十三章·旁边者迷,当局者清
    时间悄然滑过中午。

     连未桌上的病历已经渐渐的按他需要的顺序分拣完毕,成摞的堆在办公桌上,远远看去,他的身体都有些许的被遮挡住。

     肖随把随手从连未书架上拿的厚本书的最后一张图看完,有些困顿的合上书页,半张着嘴打了哈欠,“你不是院长么,整理病历这种琐事还需要你亲自动手?”

     连未没回应任何,认真的把最后一张纸装订进手边的文件夹里,用手稍微整理过各个文件摆放的角度,然后起身到水龙头前,卷着袖口的同时才开始回答刚刚肖随的问题,“你难道不觉得这是一项很有趣的工作么,就好像能看到这个人许多的曾经。”

     虽然窥探过去不能算的上什么稀奇,但是从病历上来寻找蛛丝马迹,还真是作为医生的怪癖。

     肖随自然理解不上去这种带有学术性质的正常研究,起身把书放回书架原来的位置上,浅浅的伸了个懒腰,“那池壳壳的曾经呢,你看的到么?”

     “我看得到看不到不重要。”连未沾了满手的泡沫,很细致的在清理甲缝,“有人能看到才是最重要的。”

     说完用水把泡沫冲干净,轻轻甩了两下手,“说真的,在有些事儿上,我还挺佩服他们两个人的。”

     未等连未说完接下来的话,房间里的电话声突兀的响起。

     被打断了,连未也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轻轻的把已经发出来的第一个字儿的音收了,正常速度的走过去拿起电话,表情认真的听着,从头至尾也只有唯一的一句话,“我知道了。”

     挂断电话,轻轻的叹息着,抬起眼看着肖随,声音里有渐渐的笑意萌生,“你看,正如我刚刚想说的一样,他们总是不用猜,就知道对方想要干什么。”

     电话是住院部那边打来的。

     就在刚刚,池乔期离开了。

     没办任何手续,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

     一个人,不急不缓、不躲不藏的从正门远离大家的视线。

     那样坦然。

     正如她身后的简言左。

     出奇一致的速度,不快不慢、不遮不掩。

     就像是迈入了某种事先设定好的程序。

     似乎是截然不同的路径,但却莫名的和谐。

     肖随听完连未的描述,话几乎有些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似反问,似感叹,“他俩,疯了吧?”

     “我们之中所有人,都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连未颇为无奈的看着肖随,“所谓爱情,总能让人忘了自己是谁。”

     而且,就此逃脱不掉。

     池乔期回了唯亭小筑。

     从连未医院出来,打车到唯亭小筑楼下,停车,下车,上楼。

     像是在外面逛了一天回来,虽然可能很累,走的很缓,但是没有什么特别。

     一如平常。

     简言左开着车,从医院出来,一路跟她到楼下。

     跟的并不紧,车速时快时慢,中间跟丢了一段,但很快又重新追上。

     倒不是因为怕她发现,她没有精力关心周围,而他,也没刻意去避免。

     真正的原因,是他本身。

     这期间的很多次,他曾因为有些缺氧,而看不清前面的路。

     但他的意识,比哪一刻都清晰。

     出租车在楼下等着,并没有离开。

     简言左静静的熄了火,把车停在拐角。稍稍降下些车窗,有外面的空气进来,稍许置换过,才觉得呼吸似乎没那么费力。

     然后,他缓缓的靠向椅背,点了一支烟。

     下意识的,似乎是本能。

     却在微微的反应间,并没有停止这个原本与自杀无异的行为。

     简言左右手两指捏着,深深吸一口。

     空前浓烈的味道。

     呛的似乎能直接进到身体里。

     那种感觉,很像是吸进去了一把绣花针。

     疼的范围很小,却很尖锐。

     一个痛点接着一个,节奏很快,像是能深入皮肉。

     简言左终于抑制不住的开始咳嗽。

     这就是疼。

     大部分时候,总能引起人的注意。

     并且,很难会忽略掉。

     可她,却注定感觉不到。

     简言左不知道,在池乔期的世界里。

     到底疼,意味着什么。

     她该明白,即使她从未真切的感受过。

     他一直都想告诉她,即使花上再大的代价。

     所以,当那把刀进入他的身体时,他没有躲闪或退缩。

     那一刻,他希望用自己的一切,教会她,什么是疼。

     只是,及时她有一天会明白,但或许也永远不会知道。

     那种顺着皮肉一路进入,然后被整个嵌入的感觉,并不是最疼。

     最疼的,是看到抓攥着刀的彼端的人,是她。

     池乔期很快的从楼上下来,拎着那个让他感觉并不陌生的小皮箱。

     她曾拎着它消失过一段时间,然后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那样的惊喜,他永远不会忘记。

     带些意外,更多的,却是欢喜。

     很微妙的感觉,只是这次,他大概再也不会有这样好的运气。

     简言左慢慢的松开手刹,缓缓的调转车头,跟了上去。

     风经由车窗,很流畅的吹了进来。

     伴随着声音。

     却已经有些模糊。

     那一刻,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支撑到他所希望的时刻。

     但,他的世界里,只剩下,前面那个隐约的影子。

     胜于一切。

     车一直没有停。

     而简言左亦断断续续的跟到了最后。

     直至,车停在了池家老房子前的行车道上。

     简言左没有再跟紧。

     在进了城区之后,他就已经了然她的目的地。

     这是她最应该也是最可能来的地方。

     装载着他们最多的回忆。

     但,也幸好是这里。

     适合躲藏,也适合疗伤。

     而她也知道,这里,是他就算知晓,也不会去打扰的地方。

     他们原本离的并不近。

     池乔期的车停下后,简言左刚刚开到路的彼端。

     说来也可笑。

     在真正看到她下车的那一刻,就像是被什么东西一瞬间掏空一样,他居然再没有了哪怕一丝的气力去继续。

     全身,已经完全失去知觉。

     就像全然,安心。

     深吸一口气,简言左在剧烈的咳嗽间,用力拉起手刹。

     定格,视线已经模糊到只剩下光影。

     隐隐约约,像是印象派的画,大片的色彩,但是各个范围的分界,全然分不出。

     简言左摸索着大概的位置半天,终于触及到钥匙。

     拔掉,却在瞬间,失力的掉落在脚垫上。

     再也没有精力去拾起,他也终于放弃。

     身子失去控制的渐渐低下,触及到方向盘固有的质感,简言左终于,缓缓的闭上眼。

     瞬间,整个世界,全然空白。

     钥匙插进锁孔,轻轻的响动。

     池乔期拉开门,有些迫切,又带些迟疑。

     家,还像之前一样,保留着几天前她走的模样。

     有种像是深入骨髓的熟悉感。

     只是这次,只有她自己。

     这是这个月里,池乔期第二次回来。

     却比上一次,更像是回归。

     池乔期进到里面,慢慢的脱掉鞋子和外套,一点点,很小的幅度。

     然后在一室安稳的味道中,缓缓的,躺下在门口的地板上。

     很凉。

     像是能从接触的地方,一路抵至心里。

     很硬。

     但是,这样的真实,让她很心安。

     这个晚上,如同之前千万个夜晚般,沉寂的,像是什么都不会发生。

     他在车里,她在室内。

     相隔并不近。

     却像是陷入了同样的梦中。

     那充满愉悦的笑声,或许,是少年时,他们远离大人,恶作剧后的欢畅。

     也或许,是长大后,偶然的一次默契间,相视一笑的喜悦。

     无比清晰,却渐行渐远。

     简言左最终醒来,是在第二天凌晨。

     他原本是半开着车窗,所以在雨渐渐潲进来时候,整个后背,能明显的觉察到润湿。

     伴随着风,有些凉意。

     他略略直起身子,想要活动一下酸疼的背部。

     却在瞬间,被一阵急促的疼痛,狂乱而凶猛的撕裂了意识。

     下意识的大口呼吸,却没等完整的完成吸气的动作,就抑制不住,猛烈的咳嗽起来。

     这种疼痛,太强烈。

     随着咳嗽,似乎要揉碎整个胸腔。

     简言左忍着,呼吸短而急促。

     像是一只愤怒的犬类。

     克制了有一会儿,稍稍觉得有些好转,却被一阵更剧烈的咳嗽席卷。

     简言左隐约的觉得有些失控。

     不光是咳嗽,连带着呼吸。

     或许,他需要喝口水。

     就像肖随说的那样,这台车他并不常开,而车上,也没有备着的饮用水。

     附近应该会有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

     简言左想着,伸手去发动车。

     钥匙不在插孔上,他略微一愣,却又马上想起昨晚的掉落。

     就在脚底,他已经大概的知道方位,于是俯身去捡。

     原本容易的像是呼吸般的一个动作,之于现在的他,确实已经成了困难。

     还没等低到一半,就已经只能停滞在那里。

     而刀口,已经不容许他再动半分。

     他有些无奈的回归到原来的角度。

     最终,打开车门,有些磕碰的走下车来。

     脚步有些踉跄,但好在路并不远。

     简言左的记忆没有出现任何偏差。

     周围的确有在营业的便利店。

     他买了一瓶水,还有一盒常用的止疼药。

     去柜台结账时,收银的小女孩或许是被他不算太好的样子吓到,有些急切的报了钱数,怯生生的朝后退过一步。

     简言左也并不准备解释,付过钱,连等零钱的时间也不再留,推门出去,也并不在门口多耽误一秒,脚步有些浮,但已经快到明显超过平常。

     开车门时,脸映在车窗玻璃上,那么清晰。

     却真的有些类似受伤逃窜的嫌犯。

     简言左拉开车门,却有些累到了极点,连迈腿进去的动作,都有些困难到了极致。

     索性,倚着车门站着,撕了止痛药锡箔纸的包装,两粒药拿嘴含了,药盒扔在一边,腾出手去拧瓶装水的盖子。

     有些紧。

     合着雨水,有些滑。

     他试了两次,都没能顺利的拧开,而分明也没有力气再去尝试,手已经无力到连拿起瓶子,都费力。

     简言左终于放弃,手松开,伴随着瓶子的闷声落下,他顺着车门滑下来到地上,终于能够暂时的歇一歇。

     没有水,药渐渐的开始溶在舌尖。

     很苦。

     但似乎药效很快,除了沉沉的有些意识隐约,疼痛感已经减轻到了几乎感觉不到。

     简言左努力的把左手抬起,挣扎着看清时间。

     四点五十。

     天就要亮了。

     简言左几乎是看着天一点点的亮起来的。

     因为下着雨,所以亮的很慢,也并不明显。

     等到彻底亮起,已经是七点以后。

     他抓着车门一点点的把自己支撑着站起,微微一瞥眼间,池家房子的门口,已经伸出一把伞来。

     他几乎是用尽全力的把自己挪进了车里面。

     关门,升窗。

     刚刚一切停顿,池乔期正好撑着伞,两三米的距离,缓缓的经过。

     她似乎休息的很好,换了一件很平常的衣服,没什么其他的情绪,人也干爽。

     虽然没有再多的信息,但至少,能看出来,比在医院时要好。

     简言左终于安心。

     努力的调整一下在驾驶座上的位置,左手抵着伤口,伴随着俯□子,右手开始去摸索车钥匙大概的位置。

     他之前尝试过一次,但这次也并没有更容易一些,几乎已经是难度系数最高的动作。

     但他没有任何妥协的意思。

     持续了许久,指尖终于触到钥匙有些冰冷的质感。

     他再侧一点身子,咬着牙再低一点,终于拾起。

     停在原处许久,简言左终于攒起力气,微微的一起身。

     支撑的手稍一离开,嘴间便瞬间觉察到一丝不太寻常的味道。

     下意识的低头。

     左手手指的缝隙里,已经开始朝外渗血。

     呼吸已经有些困难,简言左张开嘴,开始努力的调节呼吸的频率。

     逐渐舒缓的下一秒,嘴里已经清楚的觉察到异味。

     很明晰的腥甜。

     他没有再停顿。

     手,摸索着把钥匙插好。

     车头缓缓的开始调转,已经几乎有些控制不了。

     至少他知道,现在无论他去哪,都不能停在这里。

     经过路口右转时,简言左远远看见池乔期。

     手里提着袋子上的大约花纹和颜色,是不远一家他俩曾经都喜欢的早餐店的标志。

     她擎着伞,走的不快。

     他们的距离也并不远,几步间,似乎就能靠近到咫尺。

     但有伞遮挡着,她并没有看到他。

     一步一步,走的稳而简单,像只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简言左慢慢的踩下油门,渐渐的离开到视线距离外。

     最后,再看一眼,大约的样子。

     越发模糊间,他

     作者有话要说:不是刻意在虐简先生。。。

     只是他犯了错误。

     造成的后果是他必须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