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31第三十章·集结感动,再度回归
    一周后,池乔期照例去成术的诊所复诊。

     肖随开车送她去机场,路上,叮嘱了几乎所有的事情。

     絮叨的程度,堪比一个更年期妇女。

     不过,不得不说,听到心里,还是感动大过一切的。

     一路上几乎没什么波澜,到了成术那里,所有也都还是之前的样子。

     细致的检查完毕,成术开始填存档的卡片,“药量减半,觉得有影响随时打给。”

     “嗯。”池乔期点头,“好。”

     “去找戚季拿之前让她准备的东西。”成术头没抬,笔没停,说话也极顺,“等会儿带去个地方。”

     “戚季?”池乔期莫名,“那是谁?”

     成术无奈的抬头,笔尖扬起,语气颇缓,“不是之前还说家拆线的手法好?啧啧,这样什么不记得的表情还真是有些伤心呢。”

     池乔期无声的翻了个白眼。

     表演味儿怎么可以这么浓。

     尤其是捂胸口的动作,真是跟叶策如出一辙。

     真不愧是同门师兄弟。

     从外到气质都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一样。

     不过,接过那个女护士递过来的袋子时,池乔期绝对不会想到,成术居然会把她带来海洋馆。

     他以为她是跟成途一样的五六七八岁么,还会满心期待的周末跟家长来看不同的表演项目?

     而且,如果单单是为了看演出,戚季准备的袋子里,为什么会有泳衣和浴巾?

     来看表演的话,不应该带望远镜或者是小零食么。

     这难道是心理医生固有的、奇特的思维么,为什么会比病还要奇特和难以理解呢。

     池乔期踟蹰了好久,终于有些试探的出声,“们……。”

     “嘘。”成术回头,短暂而急促,却没有任何的不耐烦,是笑着的。

     而后,带着她从后门进去,七拐八拐,终于停下。

     成途跟一个漂亮的姑娘已经等那儿。

     看见他们,姑娘眉心一皱,语气不遮不掩,“又迟到。”

     “巧合,巧合。”成术凑着笑,朝着池乔期介绍,“叶策的学生,苏笛那。”

     转头,向着另一边,“和叶策的大女儿,Jo。”

     “好。”池乔期笑着,自动把手伸过去。

     “说的跟叶老师好像有什么不正当关系一样。”苏笛那的手心暖暖的,先是冲着池乔期一笑,接着瞬间变了脸,不耐烦的催着成术,“老时间,记得来接他们。”

     “OK。”成术点头,“那先走,晚上有时间一起吃饭。”

     “怎么可能有时间。”苏笛那表情不耐到了极致,“谁跟们一样天天闲的要死。”

     说完,不等成术回答,摆摆手,“要走赶紧走,别站这儿瞎耽误工夫。”

     这小脾气,好像一点就能着似的。

     但是看成术的意思,似乎一点也不意。

     不过,说句实话,这种性格还真挺招喜欢的。

     至少,很真实。

     想比于对待成术时的不耐,苏笛那对池乔期和成途显然温柔太多。

     每一句话像是都藏着笑,温润的感觉像极了没脾气没性格的那种温柔姑娘。

     换衣服的空当里,把一切有条不紊的介绍给池乔期听,“这是海洋馆跟们医院的合作项目,是专门给一些康复期的患者疗养用的,像成途,每周都会过来一次。”

     成途有抑郁症。

     这是池乔期早叶策口中就已经知晓的事实。

     这是成途的妈妈唯一留给他的东西,从出生起,到现。

     不过,现已经基本好到差不多。

     正常的站别的孩子旁边,也基本上看不出差别。

     真的算是万幸。

     也幸好他有这样好的爸爸,可以为了他,放弃脑外科第一把刀的位置,转向原本毫无建树的精神科。誓不要种马男(玄幻)

     池乔期不知道一个怎么可以有这样大的勇气,虽然这种问题无关大是大非,但是这几乎是成术事业上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但是,她依然觉得可惜。

     虽然她没有真正去见到,但是叶策的描述中,惋惜到了极点。

     曾经的一句话,更是给了成术至高的褒奖:他原本可以成为最好的,而且,不仅局限于中国。

     池乔期读得懂叶策的惋惜。

     但是,她似乎也可以尝试着去读懂成术的决定。

     这是一个父亲的责任。

     大到肩扛万鼎,小到无微不至。

     他遇到,然后选择了承担。

     而旁能做的,是不阻拦。

     就像当年叶策,从未说过任何质疑的话。

     或许,也是因为他懂。

     池乔期披着浴巾出去,成途已经换了小裤衩外面等着,见她出来,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遭,皱着小眉头,“也有抑郁症?”

     “怎么可能。”池乔期连笑三声,“是来学游泳的。”

     于是,成途的眉头更紧,冲着苏笛那有些疑虑的样子,“这个课程也治疗臆想症?”

     苏笛那准确的理解了成途话里的意思,微微耸肩,笑的颇为灿烂,“想是的。”

     平心而论,池乔期看过海豚的次数数不胜数,所以她的观感里,再次见到也并非是什么太奇妙的事情。

     不至于雀跃,也不至于欢喜。

     但是,当池乔期的手真正拨开水面,接触到海豚脊背上那细致柔软的皮肤时,那种像是被什么点燃般的奇妙感,从手指,一路蔓延到整个身体。

     “Jo。”苏笛那缓慢的走进水里,向她伸出手来,“下来试试。”

     或许这一生,池乔期都不会忘记那种安静至深的感觉。

     虽然会有身体拍打水面的响声,也会有海豚原本很尖细的叫声。

     但是那种内心里,寂静的感觉,舒服的像是整个都要飘起来。

     尤其,看到它们整个信任的表情时,接触到它们充满友好的触碰时,池乔期甚至会觉得,这世界上的美好,也不过如此。

     “感觉怎么样?”苏笛那裹浴巾里,递一杯水给池乔期,不算热,有些温温的。

     “还好。”池乔期喝了一小口,“只是觉得它们挺可怜的。”

     “它们?”苏笛那反问,“谁们?”

     “这群小家伙们。们总是利用它们,但从没有真正问过它们需要的是什么。”池乔期看着水里不由自主露出笑来的成途,语气放的极缓,“曾经网上看过这样一篇报道,准确的描述记不太清了,大概意思是说,海豚是听觉动物,而且听觉系统会发达到连类最先进的声纳都远远不能企及的程度。因为太敏感,所以连海洋馆里水池的过滤系统所产生的轻微噪声对它们来说都足以致命,更何况是表演时观众们不遗余力的口哨声、掌声、笑声和尖叫声。们以为,那种肯定是对它们的赞赏,但是恰恰相反,那是最能深深伤害它们的东西。”

     顿一下,语气颇为感概,“它们原本应该属于一片安静的地方。”

     “所以从来不去看它们表演。”苏笛那微微的喟叹,“虽然从未刻意的为它们去做什么事情,但一直对自己有最低限度的性要求。”

     “这就足够了。”池乔期手指摩挲纸杯的杯壁,略带肯定,“如果每个都学着像一样,那们就不再用去要求别什么。”

     “或许是对的。”苏笛那看看时间,很自然的转了话题,“不过现看来这个项目的成效有待研究。”

     池乔期有些莫名,“怎么?”

     “感觉有抑郁加重的倾向。”苏笛那笑着,冲着成途做了个招手的动作,“但愿一会儿成老师安排的晚餐能解救的了。”

     出了门,顺理成章的看到等外面的成术。

     特别贴心的递上热饮料,顺便把成途包成了粽子。

     由于这枚粽子还是未成年,不适合副驾驶的位置,所以理所应当的被安置了后排。

     于是,从上车的那一刻开始,池乔期几乎是石化的看着上车动作行云流水的苏笛那,掏出手机来跟成术传起了小纸条。扑倒王爷师兄

     池乔期:如果没记错,她之前狠狠拒绝了爸爸……

     成途:女的话也信?

     池乔期:说这句话前请看清楚的性别……

     成途:所以?

     池乔期:就*。

     成途:这个冷笑话可真有意思。

     中枪。

     池乔期恨恨,转了话题:她为什么会叫爸爸成老师,他不是叶老师的学生么?

     成途:卖萌。

     池乔期默:这跟卖萌有半点关系么。

     成途:当然,们女不是很喜欢这个词儿么。

     池乔期:能稍微表现的会聊天一点么?

     成途:不然想听什么?比如这个女会成为的新妈妈?

     池乔期:真的?

     成途:假的,但是很愿意听不是么?

     ……

     就这样,倍受打击的池乔期选择了沉默。

     晚饭是成术接他们之前就已经订好地方的。

     很清爽的地方,环境算不上太讲究,但很是清净。

     看一眼,就知道是医生类的会喜欢的地方。

     估计是来过很多次,苏笛那连菜谱都没看,丝毫不停顿的把菜点了,最末朝着成途加了句,“有要补充的么?”

     “帮先上碗米饭。”成途点头,并不拿捏,“游了一下午,饿死了。”

     说话的自然程度,让池乔期会觉得有些心安。

     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小孩子,会毒舌,会嘲讽,会撒娇,也会耍赖,最重要的,是会表达自己的真实需求。

     然后,健康长大。

     不过不得不说,苏笛那点菜的功力还是相当可以的。

     又或者是这家的菜都不错,所以无论点什么都会觉得搭配的很好。

     反正池乔期跟成途两个对着头吃到结束,期间任何多余的话都没说过。

     餐后,成途居然还申请打包了一份三鲜酿菜胆和滑蛋牛柳,看表情,大有“就算吃饱了还是要带一份走那又怎么样”的意思。

     也是饭后,池乔期才知道,苏笛那晚上是真的要加班。

     虽然表现的一点都不像。

     于是成术开车把苏笛那先送了回去,然后就着路再送池乔期去机场。

     不算长的路,很快就到了苏笛那工作的医院。

     苏笛那很快的下车,然后很难得平常的告别。

     “等下。”成途叫她,很快把车窗降下,手里的打包袋从车窗递出去,“饿了吃。”

     不光是池乔期,连苏笛那都显得有些惊讶,“给的?”

     “嗯。”成途别扭的不看她,手臂直直的伸着,“记得热热。”

     于是,让池乔期觉得特别温暖的一幕下一秒发生了。

     成途把手伸回的瞬间,苏笛那就势把车门打开,然后,给了成途一个拥抱。

     很短,但是特别真诚。

     连池乔期都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一刻,源自苏笛那的心底,温热的感动。

     伴随着成途别扭的躲闪。

     和所有的无声。

     后来,池乔期换到了副驾驶。

     因为某个脸红到不行的孩子强词夺理的说需要后面整排座位来睡觉。

     池乔期很难得没有反驳。

     换到副座,正好可以借机跟成术聊会儿天,“笛那是叶老师的学生?”

     “对。”成术开着车,认真的回答,“她是叶策带的第一批学生,后来因为家这边,所以工作时还是选择了国内的医院。”

     “为什么她会叫老师?”之前成途那里得到的回答太敷衍,所以池乔期仍旧好奇这个问题,“好像她是的学生一样。”妃要逃,爷休追!

     “她第一年参加工作时还神外,合作过一场手术。”成术声音很稳,有些浅的笑,“那时候她资历太轻,连当副手的资格都没有,后来求了好几次,终于拗不过她。”

     原来是这样。

     池乔期从后视镜里无声的瞪了一眼偷听他们说话的成途。

     这么美好的故事。

     居然会被那样三言两语的敷衍掉。

     “不过,那次手术失败了。”成术无声的拐了个弯,声音平缓,“后来便再也没能有合作的机会。”

     池乔期有些惊讶的看他,“怎么会?”

     “不怨她也不怨,做过医生的话应该会知道,脑外科的手术,本来就存着很多种可能。病的体质、病情的变化,甚至还有医生个的运气,都会成为影响手术的因素。”成术的表情依旧没有一丝波澜,“但是病家属闹得太凶,尤其打听到她原本是不该上这场手术后,便把这件事全部归咎到她身上。天天医院前面拉横幅、贴标语,吵吵嚷嚷,好几次甚至都闹到她的办公室。”

     池乔期稍稍的靠向座位,话音有些微苦,“所以辞职了,为了保护她?”

     “辞职一直是早晚的问题。”成术微微顿一下,继续说着,“对于那时候来说,这的确也是最好的选择,需要离开,而她需要留下。”

     的确。

     池乔期似乎一直都能明白成术的选择,“她会很庆幸遇到。”

     “不。”成术的声音有些干,“该这么想,如果当初没有同意带她上手术台,或许对她来说,会是更好的。”

     “事情总是不能按照们的假设去发展。”池乔期淡淡的出声,“一直相信,有些事是必须去经历的,这次经历时她身边,总好过下次经历时她独自一个。”

     这是池乔期唯一迷信命运的地方。

     就像她说的,她一直认为,这一生,一个所要承受的事情都是固定的。

     这次侥幸躲过,下一次必然还会遇到。

     只不过是变了形式。

     所以,她从来不去怨恨发生自己身上的所有。

     唯一介怀的,大概是发生这一切时,她所希望的那个没身边,而已。

     “谢谢安慰。”成术把池乔期送进去,“很受用。”

     “医者不自医而已。”池乔期笑笑,尽量的不表现出来内心里因为这件事儿受的影响,“自己进去就可以,快回车里吧,成途还里面。”

     “好。”成术摆手,没多停留,“下次见。”

     “下次见。”池乔期轻轻的挥手,看着成术走远。

     正准备转身,手机的提示音响了,有短信进来。

     池乔期点开。

     是成途的。

     两条。

     “其实,今天下午,有件事说的是真的。”

     “她真的要成为的新妈妈了。”

     那一刻,池乔期刚刚还稍许低落的情绪,瞬间好转。

     这真是个美好的故事。

     至少,足够感动她。

     作者有话要说:

     已经开始逐渐掉收藏了。

     或许是有人坚持不住,开始放弃了……

     而那些还在坚持等我的孩子,除了谢谢,我更希望你平安。

     最近整个周围发生了太多事,不管是宏观的还是微观的。

     不管怎么样,都会好起来的。

     就像会每天坚持升起的太阳。

     有时候,即使看不到。

     但是,依然会有光。

     足以照亮我们的以后。

     【这章简先生木有出现,但是很多个微小的地方是我构思了好久的,也希望你们会觉得有感动到。

     下章会把简先生叫出来给大家看看的。】